google-site-verification=uwzA5l0Id8dO097FI6W7twm-dW0FVPdMJbKhYv2q148
 
搜尋

台灣傳產製造升級 - 看台灣隱形冠軍,如何智慧製造


過去幾年科技不斷創新,讓全球開創一波波新經濟典範。如今最夯的工業4.0,關鍵就在「智慧製造」。結合感測器、機聯網、大數據分析、雲端等技術,幫工廠各種機器設備接上神經與大腦,讓它們「說同一種語言」,打造新世代的智慧工廠。面對全球競爭劇烈的商業環境,在台灣,不只傳統產業忙著升級,製造業的轉型也愈發急迫。

從北到南,橫跨機械、石化、紡織、鋼鐵、零組件的產業巨頭,這些隱形冠軍不約而同都在接軌智造。《遠見》歷時兩個月採訪,首度披露全台傳統產業智慧製造地圖,深入北中南21家企業,目擊智慧工廠帶來的變革,看他們如何布局未來藍圖。

     傳統產業的隱形冠軍是台灣的驕傲。或隱藏於鄉間,或深居於小城的巷弄裡,產品銷售世界多國,全球市占率三成,「正港」厲害。

     來到桃園龍潭小山坡上,安捷是一間生產食品包材的中小企業,每日出貨的卡車來往得如此頻繁,將馬路上的水溝蓋都壓壞了。

     你可能不知道的是,如果沒有這家台灣公司為美國的星巴克及好市多製造CPLA生物可分解飲料杯,美國人可能就喝不到喜愛的冰拿鐵了。

     距離龍潭約30公里外的龜山,百塑則是生產塑膠射出機的世界之霸。

     多虧了這家公司精心製造的塑膠射出機,幫蘋果射出手機底座、耳機線等,人們才能快樂使用時尚的iPhone。

     鏡頭轉到杜拜的世界第一高樓哈里發塔,室外高溫45℃以上,塔內卻清涼無比。不說不知道,這世界第一高樓的重量級機電工程,採用的是台灣東元的技術結晶。

     鏡頭再轉到平均賽程超過3500公里的環法自行車賽,80%的車手會選擇使用美國Speedplay的踏板,而它的代工者是來自台灣大甲的台萬,一家超過30年歷史的老廠。

     同樣的,在世界各地能見度極高的TOTO衛浴,少不了位於台中的橋椿。這間全球第一大鋅合金水龍頭製造廠,幫它高度客製化昂貴的水龍頭。

傳產業導入智慧製造 機器聯網,生產更彈性

     雖說台灣的隱形冠軍們,分散在不同的產業,但是近一兩年來,它們都在做同一件事──把工廠變聰明。

     從智慧工廠、大數據分析、物聯網、導入人工智慧與虛實整合等,這些「玄妙高深」,正在台灣隱形冠軍的工廠裡發酵。

     北起台灣頭,南至台灣尾,除了前述的隱形冠軍,世界最大汽車引擎售服市場電子零組件供應廠車王電子、世界第一大運動鞋代工廠寶成、世界第一大自行車製造商巨大、世界第一大鋼鐵螺帽廠三星科技、世界第一大自行車鏈條廠桂盟等,還有鼎鼎大名的台塑集團、單位產值全球第一的中鋼,橫跨機械、石化、紡織、鋼鐵、零組件的產業巨頭,不約而同都在導入智慧製造。

     外界的印象幡然改變。原來,台灣最需要做工業4.0的,不是高科技產業,而是傳統產業。

     再以今年3月的台灣工具機展為例,大部分參展設備商都在告訴客戶:「快來!這裡有智慧製造的解決方案。」相較於去年,只有兩、三家工具機大廠這麼做的情況是絕大的改變。

     究其背後原因,塑膠射出機製造大廠、百塑董事長胡永進說得直白:「未來的工具機,如果沒有工業4.0的配備與功能,一定賣不出去。」

     長年深入工廠的工業局代理局長呂正華更是觀察到:「愈來愈多隱形冠軍做智慧製造,代表台灣傳產正處於一波很大的轉型升級。」

邁向智造第一步:大數據分析

     台灣最大聚酯加工絲廠力麗,就是一個例子。來到彰化芳苑工業區的總廠,得先穿越一大片菜園及養雞場,左彎右繞方能抵達。廣達57甲的廠區,1996年花費台幣十億元自動化,是當時全台灣最先進的加工絲廠。

     如今2017年,力麗進行智能化升級,一口台灣國語的力麗生產部副總經理張春景,一路見證公司的成長,躬逢其盛也成了「數據大師」。

     全廠119台假撚機,已有28台裝上216感測器,即時監視生產品質,收集下來的絲線張力資料,可預判生產是否即將出現異常。若是加工絲的生產張力快要突破設定值,系統立刻自行啟動切絲並通報人員處理。

     這裡,1/3產線已導入智能化。張春景算了一下,每台假撚機每天產出18億筆的數據,相當於每月1兆120億筆,令人咋舌,且要妥善儲存六個月。「顧數據像在顧阿公一樣,」張春景半開玩笑說。

     但從「製造」到「智造」,還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要做大數據分析時,許多數據必須從機器裡的「數據墳墓(data graves)」中挖出來。做機聯網(Machine to Machine)時,由於工廠裡的設備常常是「八國聯軍」,什麼品牌都有,要讓這些講不同語言的設備串連起來,還真會難倒人。

     年年坐收穩定獲利,隱形冠軍及中堅企業們為什麼還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?

     來到桃園鶯歌一個住商混合區內,小巷深處,披掛著台灣第一大鋼珠滑軌生產者名號的南俊國際,給了第一個答案。

     成立於1977年的南俊國際,只生產一種產品:鋼珠滑軌。櫃子要能滑動,冰箱櫃要能拉出,伺服器要能推動,都要靠這個零組件。

     行銷30餘國的南俊國際,主要出口北美,雖然資本額只有5.2億元、員工654人,這家中小企業卻幾乎等同於台灣鋼珠滑軌的代名詞。

     步入工廠,還不具備智能的產線上,只見鋼材放入輥輪中進行鈑金成型,再由機器自動裁切成指定的尺寸,同時沖壓成孔成形,鋼珠滑軌的雛形一段段持續掉入鐵籠中。走道上,每隔30秒就有工人開著一輛叉車駛來,相當依賴人工。

     訂單滿手,但產能開不出來,是這家中小企業面臨的問題。智慧製造,則是解決問題的新寄託。

     五